航空运输评价概述

2020-08-30 981

6.4.1双边航空运输协定自由化程度评价概述航空运输服务贸易领域研究的一个难点之所以成为难点主要是两方面的原因:第一,全面掌握一个国家的双边航空运输协定存在一定难度。一个国家订立双边航空运输协定是在一个较为分散的时间里,要收集和掌握其全部的双边航空运输协定存在困难。比如,就中国看,自1949年以后至2016年5月与118个国家订立了136份双边航空运输协定,但在中国民用航空局的网站上只能收集到115个国家的115份协定,而且部分协定还不是最新的。

比如,中国与俄罗斯的最新双边运输协定为2010年订立的,但是网站上公布的仍然为1991年中国与苏联订立的协定。第二,全面掌握一个国家所有对其双边航空运输协定修订的难度更大。比如中国与苏联订立的第一份双边航空运输协定就存在一定的收集难度。如果计划对一个国家的双边航空运输协定进行较长期间内的自由化发展变化进行评价研究,不仅需要掌握其不同时期与同一个国家订立的协定,更需要掌握数量众多的后续修订文件。后者可能更准确地反映了自由化的发展和变化,因为中国与其他国家一样,通过包括谅解备忘录以及会议纪要等后续文件,对协定从航权、航空公司指定标准、运价以及代码共享等方面进行修订。目前,几乎所有的关于ASAs开放程度的研究均使用一个虚拟变量或者多个根拟变量活表方示人SA:是开版还是非开放的。



但事实上,国际就空运输政策发展3历史说明ASA:的自由化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中国没有实行“关生开放”一但然逐步放松对ASA。的限制,那么一个虚拟变量或者多个理把变量不能反映自由化过程中ASA心开放程度不同的多样性,也不能更好研究在这个过解中1SAs自由化影响的多样性。即使是“天空开放”ASA3,也有不同的类型,比m美国式的、欧盟式以及大洋洲式的,这些“天空开放”协定的那放程要也名不相同。虚拟变量无法表现出这些不同“天空开放”协定的差异。在经济计量分析贸易政策的影响中,虚拟变量容易导致估计偏误,最好构建一个连续的变量以便更准确测度贸易政策自由化的程度,从而消除由于用虚拟变量表示贸易政策带来的偏误。


电话咨询
咨询留言
在 线 客 服 X

QQ咨询

微信二维码

客户服务热线

18824138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