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运运输管理安全

2020-04-21 999

经济危险,这一类危险与经济或者企业效益有关,例如,由于客货运输的需求量增长过快,导致物流航班量增加,导致飞行、机务维修和航班运控等关键岗位的人员工作量过大而废劳,所以可能会对一些特殊的情况缺乏敏捷的思维反应和决断的能力;由于社会经济衰退危机,导致跨境物流运行成本的增加,进而降低安全保障的资金投入;由于通货膨胀,员工薪资得不到及时的提升,引起消极意工或还罢工,进而降低安全责任等。




      政治危险,政治危险主要来源于政治、意识、宗教、文化等思想意识因素产生的敌对行为。如911事件,它不仅和国家的政治和思想意识有关,而且与宗教文化也有关,是一个多种矛盾激化的总爆发。有的政治危险出于个人的恶意等。尤其是在当今矛盾四起的国际环境,给国际民航的安全增加了更多的安全隐患。根据对历史上发生过的飞行事故致因分析,危险源主要来自于这几大方面交流过程,如对术语、标准、规范、规则、语言等含义的理解,如文档材料编写规范性,术语定义的准确性、统一性、可读性及可操作性。环境保障过程,如环境噪声和振动、温度、灯光、防护设备等。

      外部因素,如国际政治、行业管理、宗教文化和社会矛盾等。当然,能够导致危险的原因有很多,通过对危险因素的分析,加强其危害性的了解与认识,提升识别危险的能力,加强防范,降低风险。风险评估针对危险特征、危险源分布范围、危险致因等特点,分析这些危险产生的可能性和危害程度,评估结果可以采用如下式所示的风险度,出现风险的可能性通常根据事故档案统计分析并计算发生的概率而得来,也有采取直接量化值,危害严重程度通常根据发生危险的场景(或业务环节)性质来确定。例如,飞行员的操作失误与行李装卸操作失误的后果危害程度完全不同。有些很可能会导致致命的危险,虽然出现的可能性会比较小,但是后果却会很重,不可接受,有一些危险出现的概率相对来说会比较高,但是后果的危害性却会相对较小,属于非致命性差站。可以容忍,如旅客行李或货物重量计量不准,但还是存在一定的危险,在一定程度范围内是可以容忍的,如过度超重则会对飞行安全产生威胁。风险危害程度及可接受程度、为目前我国用于机场安全风险评估的管理过程中同时也得到统计分析风险的依据。


电话咨询
咨询留言
在 线 客 服 X

QQ咨询

微信二维码

客户服务热线

18824138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