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马逊头程航空公司利润均衡水平

2022-07-26 1090

以上构建的模型中,贸易政策工具是外生给定的,贸易政策对企业竞争行为和国家社会福利的影响可以通过比较静态分析来实现,政策包括市场开放程度(用航空货代公司数量表示)和国有航空货代公司的偏向型政策(包括社会责任和补贴)。指定亚马逊航空公司的数量n是由H国和F国共同决定的;0则由H国决定。

根据第二部分所述,航空公司是否是国有航空公司并非双边协定谈判的内容。同时,并非研究政策过程,而是考查政策工具及其实施对市场均衡和福利的影响。给出了政策工具比较分析的基本结果。

命题1如果政府实施贸易政策:

①在所有情形下全部政策都对细分市场的均衡价格、私有空运货代公司的均衡产量和利润影响为负。

②市场开放在静态情形下对国有航空公司的均衡产量影响为负,动态情形下影响为正,在所有的情况下都对国有航空公司的利润影响为负;所有情形下偏向政策θ对一家国有航空公司的均衡产量影响为正,对一家亚马逊物流公司利润的影响方向与政策实施的程度有关。

③所有情形下,更为积极的开放政策对消费者剩余影响为正。以上结论来自对市场均衡的比较静态分析,静态的混合寡占双边市场模型得到了与传统混合寡占模型近似的结论。

市场准入自由化能够促进市场竞争,降低每家航空公司的均衡产量,由于p“=a,p=β,增强竞争也会降低市场均衡价格,并减少每家航空公司的利润,这就增加每个国家在该行业中的消费者剩余和社会总剩余。而在动态情形下,后进入的私有航空货代公司数量的增加对国有航空公司的均衡数量影响为正,而对先进入的私有航空公司O和其他空运货代公司的均衡数量影响为负。

这是由于作为第一个进入者,美国海运公司比同期进入的航空公司0有政策优势,(q!”-q!”=(n+1)0,q世-q世=(2n+1)0成立,在静态情形下有q”-q”=0与n无关),这种优势会随着n的增长而增强。与此同时,尽管在动态情形下,增加n对q”的影响为正,影响值也小于为负的均衡价格边际影响的绝对值(即a(q!)-(a)q!-(a)(q!)<0),因此n对航空公司s的利润影响为负。

总体上,即使在动态情形下,私有亚马逊航空公司的数量增加也能降低市场价格水平,增加本国消费者福利。国家对亚马逊货代公司的偏向政策会减少私有航空公司的均衡产量,增强国有航空公司在单一市场上的产量扩张激励。这其中的基本逻辑是由于国有航空公司要么承担了政府给予的社会责任,要么获得了运营补亚马逊头程航空公司的利润产生负影响;对国有航空FBA公司利润的影响则与政策干预的强度有关。

偏向政策的实施会增加细分市场的总产出(在同一细分市场上,θ对航空公司s均衡产量的边际影响高于对所有私有航空公司的绝对影响,aqg/a0>|a(n*q!)/a0|总是成立),进而对消费者福利产生正影响。

需要指出的是,根据各种情形的均衡结果,我们总是可以得到Q>Q>Q”,进而在每一个细分市场上得到CSt>CS”>CS。这是由于亚马逊航空物流公司在拥有偏向政策的同时也是动态情形下市场的第一个进入者,这增强了它的竞争优势,在每一个细分市场上占据更大的市场份额(这与传统的Stackelberg模型结论并不一致,若令θ=0,则航空FBA头程公司s将会成为完全的私有航空公司,并且我们假设所有的航空公司具有相同的成本结构,亚马逊货代公司s的数量与n无关),从而偏向政策的优势和先行者优势会转换为企业产出和回报,尤其是,细分市场的总产出会增加,提高消费者剩余。根据每个细分市场均衡结果的对称性,以上分析的所有结论都适用于细分市场F和整体市场。


电话咨询
Q Q
咨询留言
在 线 客 服 X

QQ咨询

微信二维码

客户服务热线

18824138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