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铁矿石国际货运代理情况

2020-04-25 1024

第一,背景分析。中国几十年大建设对铁矿石需求不断增长,近十几年的总需求占国际货运量的60%,世界铁矿石垄断企业联合起来,使铁矿石不断飞涨。我国每年损失近300亿美元。虽然我国无可置疑是世界第一大客户。但是,我国如此大量的需求却在铁矿石进口价格上无任何定价权利,长期以来被迫接受长协价。甚至铁矿石FBA海运也被铁矿石货主垄断,并实行CIF到岸价,而且每次海外铁矿石巨头提出长协价并与各需求国企业谈判,其规则也是极具偏颇性,即任何一个国家的代表一旦谈妥价格,则其他谈判即终止,都遵守谈妥的价格。中国贸易需求虽然占国际货运贸易额的60%,但是一直没有话语权,被动接受长协价与定价规则,使得十几年来的钢铁成本成倍增长。

第二,战略分析。我国企业具有重要意义。国内支柱产业所需要的铁矿石资源的货运代理进口如何能摆脱这种定价被动局面?改变被动接受成倍增长的海外定价局面,减少每年倍增的损失,最好的办法是企业参与海外投资,参股控股海外铁矿石资源,从产业角度介入海外产业,实现铁矿石资源所有权与经营权等产权的控制与经营,以保护我国的利益。这是避免将产业形成的血汗钱在嘴巴一动之间拱手相让的可行战略方式。中铝介入澳大利亚力拓股权的策略,可以说是正确的。但是,三次股权介入失败,却给对方解决了危机中的困境,对方摆脱危机后,宁可拿出一点点违约金,清退我们的股份,确实令人摇头不止。而中铝三次巨亏百亿美元,实在令人叹息!事实上,这种资源的巨大利益被海外企业自行垄断,还会继续提价,长期剥夺我们的产业利益,形成我国钢铁产业的高成本,绝大部分利益就这么轻松被奉献,实是难以下咽。澳大利亚力拓公司的盘算确实是一本万利!第三,机遇分析。我国中钢协参与谈判,结果都未能令人满意。事实上,这三次股权介入战略方向正确,而且金融危机给我们提供了难得的机遇来掌控局面。

但是,由于我们企业或行业国际货运代理经验不足,屡次错失掌控局面的良机。一方面,2009年世界金融危机进入白热化状态,力拓财务危机从资金与股市两方面接近崩溃的边缘,中铝在这个时间两次股权投资介人力拓可谓是“天时、地利”,只欠“人和”。但是,中铝第二次介入195亿美元,却解决了其财务危机并被清退股权。另一方面,力拓财务危机得以缓和,其接触必合必拓寻求合并,以扩充实力增加垄断,进一步摆脱财务危机。这一分类标准是货运代理公司与欧洲等诸多国家作为评价垄断的重要指标。基于此,任其完结是巨大的遗憾。而真正值得遗憾的是,我们的企业并未抓住这一危机的有利时机通过市场垄断投诉程序拖延这一过程,即通过市场垄断投诉力拓及其与必合必拓的合并案,使力拓在财务危机中煎熬,在金融危机最严酷时无法撑下去,进而完成产业收购与重组。所以,抓住时机向澳大利亚商务及司法机构或国际货运代理双重投诉。事实上,以这两家公司的市场占有率及其产业的集中程度,这一案件基本可以受理。但调查周期通常要延续到下一年,而金融危机的压力却不会因此为力拓独开小灶。

客观上,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及澳大利亚的形势证实了这一点。在这种情况下,两拓暂时接受调查不能完成合并,那么力拓的财务危机会进一步恶化。这时中铝利用投入垄断来拖延时间,在金融危机中令对方的财务危机雪上加霜,为自己彻底收购力拓提供宝贵机遇与时间。另一个问题,即“人和”。澳大利亚与中国在文化背景方面有诸多差异,力拓排斥我国企业控股也是有意识形态上的声音,这是短时间难以改变的。事实上,第一阶段中铝的股权介入力拓是通过美国在英国的一家合资公司进行的,相对较为顺利。而进入第二阶段,中铝则直接以中国国有大型企业身份出面,并以财大气粗的资源收购形式直接进行,难免引起澳大利亚某些利益集团的意识形态上的反对,对其形成排斥与对立。我们海外控股的合资企业很多,应充分避免因意识形态上的差异而形成排斥,乃“人和”战略。所以,从第一阶段的股权收购的成功经验看,是可行的。



电话咨询
咨询留言
在 线 客 服 X

QQ咨询

微信二维码

客户服务热线

18824138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