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自由贸易体结构

2020-03-26 977

在这些垂直国际物流产业分工关系中,后发展历程国家需要切实将资金引入实体产业中,建立稳定的发展体系,否则这种货运代理关系是极其脆弱的。特别是将美国的大量资金引入尚不完善的股市、证券等次级市场,使大量短期资本游离于国际物流产业实体之外,大量流动性资本横冲直撞将增加国民经济中的风险。墨西哥已经显示这种危险的信号。它对这些国家政府的经济政策与执政能力提出了挑战。

成为拥有横向分工的发达国家之间的产业关系,也包括纳入国家后的纵向产业关系。在欧盟成员国之间的纵横向货运分工体系下,各国经济发展阶段并不一致,但同时遵守欧洲理事会的统一规则及区域开放义务,并承担责任。各经济体发展水平不同,国际物流市场承受能力与维持本国经济稳定的条件与发展条件不同,承受能力差异很大,这使事情变得复杂。其承担同样的开放市场的义务与责任,无疑会对欧盟经济区域带来诸多风险,所以需要协调来自不同经济体自身存在的以及加入联盟后形成的各方面的问题以维持区域的稳定。该区域自建立之初,即在内部开放上走在WTO的前列。它要求成员国开放各自市场。其初衷无疑是希望借此扩大欧洲区域集团的内部投资与贸易,使成员都受益。

同时,该区域集团对区域外设立统一的保护性壁垒,目的是使区域内部之间的流动、投资与贸易获得充分发展,避免来自区域外国际物流的冲击,培育本区域内部较为健全、发达、高效率的产业与分工体系。2008年危机爆发以来,欧盟内部的矛盾激化,以主权债务的形式将这些问题集中爆发出来,使其成为危机后风险最集中的区域之一。

亚太地区虽然是GDP与贸易增长最快的地区,但是,亚太地区为开放型非制度化国际物流经济区域。亚太地区并不是一个制度化的集团,而是一个开放性的区域。它采取非制度化部长级会议等形式协商该区域的经济合作与发展。近些年来,亚太地区经济高速增长,形成亚太地区诸多增长点与货运产业链,不仅促进区域内贸易,同时对世界经济增长作出贡献。


电话咨询
咨询留言
在 线 客 服 X

QQ咨询

微信二维码

客户服务热线

18824138009